《蚱蜢》,三线交差的火花

《蚱蜢》这本书中伊坂又构建了一个近于现实的超现实世界,主线为千金集团无恶不做寺原的儿子被人杀害,铃木为了查出凶手而跟踪别人,同时展开的两条主线还有蝉、鲸,这些都是为了以后做的铺垫。铃木、蝉、鲸三个主角之间的互动,就像一张地图的道路一样,三个人走的路线时而交错、时而平行,时而重叠,不时产生戏剧效果故事的节奏,伊坂把握节奏非常好,有张有弛,前半部分有点平淡却丝毫没有一点废话,到故事的后面却产生了白热化,让人喘不过气来,三人的相遇,不断发生的巧合,独特的接力赛写法,伏笔的互相联系让故事迸发出激烈的火花。
  
   铃木、蝉、鲸,每个人都有不得不做的事。潜入千金集团为亡妻报仇的铃木,不愿意做岩西傀儡渴望自由的蝉,逼人自杀的鲸,为了目标而杀人,即使其他人会有什么下场都不在乎,这种程度竟然达到一种使命感,《蚱蜢》里的每个人的存在都很可悲,总逃不出成长岁月中的挫折,这样的阴影影响着自己未来,就像故事里的杀手逃离现实很可悲面对现实却有是无止境的战争,难道每个人都只能死来结束吗。“其实每个人都想死”鲸说,这是对决,清算。这种执念的想法入侵着头脑,反而觉得杀人是很正常的事,这才是真正的悲哀。作者是在讲述不同角度的悲哀人生。而铃木,带着亡妻的信念,终于找到了自己坚持:“不工作不行,我也得活下去”。

这本《蚱蜢》里有许多小说的独特之处,这要拜赐于伊坂的流水般文字与语言和丰富的想象:
  1,死亡的华丽:
  死亡是件可怕的事,没有几个喜欢去看死亡和车祸,而伊坂用自己独特的文字把车祸事件描写的这么华丽,用来比作交响乐团结束后,众人往屏凝神,场内一片寂静之后突然发叫。
  2。现实中的阻力感:
  在铃木追凶手时,在泛滥的河川中仿佛只有他审处的地方风平浪静;有一种透明沉静特制(超现实描写),有人踢到铃木的右脚踝,一阵剧痛却不能停下脚步,不清楚自己的脚步是踉跄还是追逐。这段作者给读者以现实的压力,就如读者自己身处沼泽逆流而上一般。
  3。惯用的电影手法:
  鲸在地铁看到幽灵,画面变模糊、褪色的画面,这在电影中是常用的,伊坂把电影式的画面描写了出来。跟之后的铃木考虑自己处境时想象有一亮汽车撞入屋里,只有电影才表现出来的画面。
  4:标志性语言:
  就如同金色梦乡里的“森林的声音”“一点都不摇滚”一样,《蚱蜢》里也有标志性语言,而且多次出现。“你说的没错,也只能做了呀”“少蠢了~”这些话也成为了本书对剧情有很大影响的关键词。
  5:幽默感:
  在铃木身边发生的幽默最多,因为他进入了一个超现实的家庭,之前也有很奇怪的女上司比与子,腼腆的孝次郎、直来直往的健次郎,每个人都很奇怪,而最奇怪的就是自己。他连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都不知道。
  6:呼吸的奇妙
  伊坂最擅长探索和发现,最后也会用到自己作品中加以想象来写出。蝉沉默地俯视容器里的蛤蜊,看见气泡一各个浮上水面。是蛤蜊在呼吸。它们无声的张开壳,吸气、吐气。看着蛤蜊吐沙是蝉最幸福的时刻。如果人也像蛤俐呼吸的时刻能看到气泡或烟雾,是不是更有活着的真实感呢?
  7:温馨感人的画面
  伊坂的作品中,总是缺少不了温馨感人的场面,《重力小丑》里泉水一家,以及《金色梦乡》里所有帮助青柳的人都让人感到一阵温暖。《蚱蜢》里铃木与相差20岁的健次郎一边踢着足球,一边互相说对方“少蠢了”,想象着如果是自己孩子该多好。
  8:角色的张力
  伊坂笔下的角色总是很有张力,又不乏巧妙的比喻,让人很难忘记。3个主角各有特点,后面登场的人物个性也很出色猎犬、拷问专家、竟然连触手也出现了,让我想起了《奥杜邦》里的兔女郎。宅男们又敏感了。
  
   读伊坂的书不用在乎诡计,却能看到无数小的伏笔互相联系所带来的惊喜与感动。在读的过程中,是有种略舍不得看完的感觉,这种感觉原因在于伊坂巧妙如韵律般的文字,不时出现的搞笑场面,即使看几页也会觉得很充实,让人认为能读到这本书就算没有完已经没有遗憾了的感觉。本作的结局算不上惊人,最后的逆转有点平淡、有点温馨、有点荒唐和搞笑,有点让人怀念、然后发人深省,这才是真正的伊坂。
17 09-2009 未分类 Trackback:0本文:0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 URL
http://sorabeeinc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14-af526127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